蓝色长岛旅游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瀚海假日公馆腾飞渔家许仙渔家春之声渔家
长岛船工渔家乐砣矶岛 老叶渔家小杰渔家双娇渔家
查看: 4673|回复: 1

美丽长岛---耕种大海的人们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0

精华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7-4-25 22: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长岛发布
       新华社社长蔡名照,在25年前采风长岛后,写下了《耕种大海的人们》。今天,我们再读此文,不仅是回望长岛曾走过的发展之路,重温长岛人敢为人先、无畏向前的创业精神,更是要在自豪和启迪中,站在新的历史方位,不忘初心、坚定信心、抓住机遇、继续前行,在拼搏实干中推动长岛转型升级、跨越发展,向着建设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生态旅游度假岛战略目标筑梦启航。
耕种大海的人们
  (1992年《瞭望》第44期)
       浩瀚的黄海、渤海之间,珍珠般撒落着32个大小岛屿,这就是素有海上"仙山"之称的山东省长岛县。
1.jpg

       仲夏八月,我们乘交通艇从蓬莱港启航。夏日的阳光给蔚蓝色的大海涂上一抹淡淡的金黄,天空海鸥翔集,碧海轻波微涌。航道两侧是成片的扇贝田、贻贝田、海带田……,远远望去,一行行托浮"海田"的筏架和黑色浮泡随波飘荡,好似阡陌纵横;一只只"耕海"的舟船,穿行在"海田"之间,有如田野中奔突的农机在往返耕耘。来长岛前.我们听说岛上有十大景观:月牙湾、宝塔礁、九丈崖……;而此刻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一方方"海田",绵延天际,不更是令人心驰神往的"海天胜景"吗!
       同行的长岛县委书记宋修武是南长山岛乐园村人。这位憨厚的中年汉子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岛屿,每一个岬湾,每一片海域……。遥望大海小成片成垄的"海田",他那张饱经风吹浪打的脸上透出童稚般的喜色。我们问长岛县的面积有多大?"那要看怎么个算法。"老宋笑着说:"长岛32个岛屿的陆地面积只有56平方公里,恐怕是全国面积最小的县。但是,如果加上已开发养殖的60万亩'海田',我们长岛4.3万人平均占有的'耕地'面积,可就居全国之冠了!"
2.jpg

       宋修武告诉我们,长岛是山东省惟一的海岛县。随着海水养殖业的迅速发展,他们在全国海岛县中率先实现了"养大于捕"的历史性转折。去年水产品总产量达到12.8万吨,其中海水养殖产量占一半以上。目前,全县国民生产总值、储蓄余额的人均占有数都突破了1万元,在全国2000多个县市中名列榜首。
       第二天上午,因为下雨,出海不便,好客的主人便带我们去参观县第二育苗场。从外表看去,育苗场的厂房与陆地上的工厂没有多少差别,但走进里面我们才发现,这竟是一处庞大的"海珍馆"。静静的育苗车间密布着大大小小的塑料管道,一排排水泥池里喷涌着新灌进的海水。鲍鱼、刺参、牡蛎、黑裙鱼、紫海胆……各种海珍品汇集在这里,真称得上是大海的缩影了。水池里一张张尺把长的饲料板上,附着密密麻麻针尖大小的鲍鱼幼苗。年轻的技术人员告诉我们,等它们长到拇指那么大,便可以播养到大海里了。还有长岛一带特有的紫海胆,浑身滚圆,布满长刺,别看它其貌不扬,壳内的黄籽却味道绝佳,是国际市场走俏的"海珍上品",每只卖价高达10美元。主人介绍说,像第二育苗场这样的工厂化育苗养殖基地,全县已有17处。天晴之后,我们乘船去各岛参观。船行之处,一路是"海田"夹道的景象。辽阔的海面上,轻波荡漾,如同春风催动着禾苗,充满着生机。在长岛人手里,大海变成了立体的土地:浅层水面的筏架上吊养着海带、裙带菜,大海深处养殖笼内是色彩绚丽的扇贝,礁岩密布的海湾里播养着亿万只鲍鱼、海参、赤贝、海胆……
3.jpg

       望着这"阡陌纵横"的大海,我们不禁被长岛人"耕海牧渔"的壮举所感动。人类在大陆开发史上曾创造出由采集到种植、从狩猎到畜牧的转变,孕育出人类文明的飞跃。但面对大海,人类却长时期延续着"猎捕型"的传统生产方式,尽管猎捕工具已从木舟和木叉变为雷达和声纳,也难以让大海俯首听命。如今,长岛人决心改写这一历史了!他们开始像农民播种和收获那样,耕海养殖,令大海为人类作出更多的奉献。
       占地球面积70%的海洋,是人类富饶的资源宝库。有关资料提示我们,我国绵延1.8万公里的海岸线,可供开发养殖的滩涂、浅海达2000多万亩,而目前利用的还不到1/5。由6500多个岛屿组成的12个海岛县,也大多处于待开发状态。为了唤醒沉睡的大海,海岸线占全国近1/5的山东省提出了建设"海上山东"的战略。省里的负责同志对宋修武说:"山东的希望在海洋,海洋的希望在长岛!"
       渔民出身的宋修武,可以说是长岛"耕海"历史的见证人。一天晚,他忙完县里的事务,来到我们住处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大海。他质朴的话语里,洋溢着胜利者的喜悦,也让人品味到了耕海的苦涩。短短几个小时,伴着窗外大海的涛声,我们倾听了一部开发海洋的进行曲。
       有人说,大海是渔家人的血和泪汇成的。千百年来,长岛人以木船搏击大海,用生命换取鱼虾,留下了多少家破人亡的辛酸故事。世世代代的渔家人谁不梦想有朝一日能真正驾驭大海!
       1958年,长岛人靠从日本引进的海带苗种,第一次在大海中开垦出23亩"海田"。尽管当年没有多少收入,却把"大海可耕田"的亘古梦想变成了现实。打那以后,海带养殖在砣矶岛以北海域蓬勃发展起来。到60年代中期,长岛县海带养殖面积曾一度达到1.6万亩,年产2万吨,出口量占全国的63%。
4.jpg

       海带养殖的"第一次浪潮"来得急,退得也快。在"文化大革命"那个荒唐的年代,"以粮为纲"的口号也叫到了海岛上。为了实现粮、菜、肉、蛋、柴"五自给",当年在县里分管农业的宋修武,带领握惯了舵把的渔民,拿起锄头到海岛的石缝里修筑"大寨田",没日没夜地苦干.却始终没能摆脱贫困的阴影。厮守着流金淌银的大海.长岛人却过着年收入不足200元、仅能勉强维持生计的日子。"那时候,我们耕种了万把亩地,却撂荒了几十万亩海啊!"提起那一段"海荒岛穷"的窘况,宋修武至今还感叹不已。
       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来,长岛人才将有限的土地退耕还林,重新组织起船队驶向祖祖辈辈痴恋着的大海,他们一面购置现代化的大渔轮向远洋捕捞进军,一面又把目光投向波平浪缓的天然港湾,投向海岛周围广阔的浅海滩涂,开始实施"耕海牧渔"的壮举。
       他们选择的突破口,是主产于长岛海域的栉孔扇贝。县里的科技人员告诉我们,在"海八珍"的座次中,扇贝名居第二。这种滤食性海洋生物的生活习性十分奇特,它能飞善跑,哪里有单细胞藻类食物,就扇动两页形似羽扇的贝壳翩然而至。海里自然生长的扇贝不易捕捉,幼贝又常常成为鱼类的食物。要把扇贝从自然猎捕转为人工养殖,就必须为它营造一个固定的"家"。为此,长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