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长岛旅游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月牙湾景区渔家乐万客来渔家乐许仙渔家佳逸渔家
长岛船工渔家乐福源渔家小杰渔家双娇渔家
查看: 836|回复: 0

中秋话月寄哀思

[复制链接]

39

主题

95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7
发表于 2017-10-2 07: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秋话月寄哀思


                                                                                                

    中秋前夕,天高云淡,蔚蓝的天上,不着一丝杂质,走在大街,身着短袖的胳臂,感觉到些许凉意,一阵秋风掠过,沁透心脾,呼吸着清爽,惬意至极;虽是如此,头顶烈日或在正午时光,也是炙烤的可以,但两头的空气,全然没有了夏日的炎热,有了秋风海浪的滋味,有时还要套上长衣。
    夜晚的天空水洗般清新,群星璀璨,环绕着一轮明月。在这花好月圆的季节,在这阖家团圆的时刻,我却高兴不起来,感觉思绪空空,中秋,是团圆的日子,而今年的中秋,于我而言,注定不是那么的圆满,毕竟妈妈走了两年,望着祭拜亲人的月饼,还有香茗,睹物思人,我想起了妈妈,更想起了过去那难忘的岁月!  
         六十年代,我出生在渤海深处的一个小岛,小岛远离大陆,名曰砣矶人民公社,岛陆面积不足十平方公里,岛上有八个自然村,居民世世代代以打渔为生。家住公社所在地的大口北村,父母都是岛上的原居民。很幸运,我家又是岛上唯一一个吃“皇粮“的双职工,当时妈妈在老家的供销社上班,是副食品门市部的售货员,爸爸是当时岛上屈指可数的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在烟台某机械模具厂工作。
    在那个大跃进的年代,物资供应极其匮乏,在大陆上还好说,毕竟有自由市场(当然是地下的),商品流通相对丰富,而在这个世代喝苦咸水的偏僻小岛,物资的匮乏程度可想而知,小岛上蔬菜可是高贵物,渔村家庭常年吃自己腌制的臭鱼烂酱,打上来的鱼不舍得吃,卖给公社水产站换点家用,供销社最多只是供应点冬藏白菜,小岛上交通不便,一个星期只能通一二次船,要是在秋冬季节,十天半个月不通船也是常事。         
    妈妈的工作,在当时可是个肥差,那时候大部分物资都要凭票供应,每当供销社一开门,门口就会排起长长的队伍,经常会延伸到200多米以外的中村村口,也会出现因为插队而争吵,打破头的现象。在我的印象中,那时候买肉要排队,人们只愿意买猪身上带肥肉或大油的部分,后肘的瘦肉竟没人要,因为那时候人们身体普遍缺少油腥,买点猪肉或大油回去炼油,炒菜或吃面食时,放点油算是改善生活;买布还有棉花也要排队,有的妇女成天呆在门市部,和营业员处理好关系,只为得到割布剩下的一点点布头;最离奇的是,就连买泡泡也要排队,每当来了一批新货,门市部、商店外面都是吹泡泡的人,大人、孩子都有,红的、黄的、蓝色的泡泡,比比皆是,很有意思。   
    妈妈在乡邻及七大姑八大姨眼里,那可是个有本事的人,走哪里哪里吃香,当然,这与妈妈热心肠,还有她的工作也有关系,就连我家盖房子也是在妈妈的娘家北村要的地皮,盖房子时也有很多人过来帮忙。
    岛上条件差,我没上过托儿所幼儿园什么的,童年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妈妈的副食品门市部渡过,在商店外面玩耍,时常目睹妈妈包装食品的过程,像蛋糕、点心这些食品,经过妈妈纤细的双手,瞬间整理成型,再灵巧的一钩一折,就包装完毕。
    普通的渔村家庭,过中秋时,只能买到区区的斤把月饼,有时就连这点也难保证,只能用桃酥等点心代替,月饼的花色品种更少,只有豆沙还有桂花馅,是用普通的、薄薄的牛皮纸包装,包装纸折成方形放上4个月饼,然后对折、按压包装,包装纸上透出月饼的油渍,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渔村家庭的孩子多、不够分,有的家庭只能分到半块月饼,孩子们吃完月饼还意犹未尽,看到包装纸上的月饼油渍也要舔上几遍,恨不能把包装纸也吃掉。
    有时我也会央求妈妈给我的同学还有小伙伴,买点紧俏商品,其中就包括凭票供应的月饼,往往会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无形中使我在小伙伴中的地位得到提升,我吗,也有点小小的得意忘形!
    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每当此时,妈妈就打发我们几个孩子,到上边子请来老娘、舅舅等一大家子,到我家赏月,妈妈会搬出吃饭的方桌,摆上月饼还有瓜果,在一起唠嗑、拉家常,静观银盘似的圆月缓缓上升。有时大人们也讲一些嫦娥、玉兔、桂花树的故事,给我们小孩子听,每每此时,我们就瞪大双眼,静静地聆听,思绪也随着故事情节飞到了天宫,飞到了月球的童话世界。
    话题有时也会提及远在烟台工作的爸爸,他一年难得回家一次,一般只有过年才能见到他的身影,时间长了几乎都模糊了他的摸样,不过中秋佳节爸爸总会想办法,捎些月饼、糖果之类的,除了给爷爷奶奶尽尽孝心,就是给我们弟兄几个打打牙祭,每当此时,看着从大城市捎过来的花花绿绿的点心、糖果,我们弟兄几个欢呼雀跃,格外珍惜这些难得之物,也格外思念远在他乡的爸爸。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以后的岁月,我参加了工作、娶妻生子,此时的物质生活逐渐得到了改善,月饼已不再是什么稀罕物,每到中秋团圆节,我都会携妻带子,提上几斤月饼,回家看看父母双亲,还有亲近的长辈!
    然而此刻已是物是人非,我提的月饼, 却成为妈妈的祭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蓝色长岛网|

蓝色长岛旅游网 - 长岛旅游 长岛渔家乐 长岛旅游攻略 客服TEL:15589607058 QQ:1290812623 QQ群:158919611

© 2017 www.cdyou.net 营业执照 鲁ICP备13018536号-1

鲁公网安备 370634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