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长岛旅游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老叶渔家玉石街渔家小庞渔家晓轩渔家
老范渔家景程渔家雪儿渔家仙山珍宝渔家乐
查看: 695|回复: 0

又见七夕

[复制链接]

808

主题

1028

帖子

4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6043
发表于 2019-8-7 11: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苗/文
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再过几天,就是七夕了。这几年,七夕莫名地火起来了,关于七夕的新闻与活动甚至是铺天盖地。而我对于七夕的所有印象还是停留在那些年……
在我出生的那个小海岛,七夕是叫做“七七”的。七夕正处在夏天最热的时候,也是最忙的季节。但是无论怎样忙,母亲一定要给我和妹妹烤“巧果”的。一般是吃过午饭,母亲便要发面。巧果的面里一般是要加入鸡蛋、油和白糖。这三者的比例是有讲究的:蛋多了,烤出的巧果绵软,但凉了之后吃起来会比较硬;油多了,面不易开,但是烤好的巧果酥松,口感很有层次。过去家家户户做饭都是在堂屋里的大锅里,吃完饭后,大锅里还是热的,母亲就在锅底再添一瓢水,然后把和好的面连盆放在锅底,上面盖上大茶盘,然后盖上锅盖,等待面开。
约是下午三四点,面盆里的面已经膨胀数倍,变得蓬松,即是“发”好了。母亲把抹布铺在锅台上,放上面板,然后把面盆里的面悉数扒出倒在面板上,开始揉面。每到此时,我和妹妹便会趴在锅台的两侧看母亲做巧果。
做巧果需要模具,有的是塑料的,有的是木制的;有的是单个模具,有的是一对,还有一串的小模具。模具里的图案有春华秋实,有福禄寿喜,更多的是各类小动物吧,小时候我们把这些模具称之为“卡子”。尤记得家里初时好像只有大的单个模具,每逢做巧果的时候,都是到邻居家去借有一串小模型的长条模具。
面揉好之后,母亲便把面搓成长条,然后根据模具的大小拽成一个个小剂子。这时候我便可以上手了。先是把模具里撒上一点干粉,这样面剂子便不会粘在模具里倒不出来;浅浅的一点就好,不能太多。我把母亲分好的面剂子拿起一个塞到模具里,然后用拇指一点点地按在模具里,压平。控制力道很重要,轻了,做出的巧果形状不佳,重了则很有可能就粘在模具里倒不出来。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失败是不可避免的。面剂子塞到模具后,拿起模具的尾端,顶端朝下,朝面板上略使劲一敲,啪,啪啪,做好的生面巧果便应声而掉……就这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面剂子便在我和母亲的手下变成一个个式样不同的生面巧果。做好的生面巧果白中带着一丝丝的浅黄,外形甚是好看。
很快,面板上便铺满了各式各样的生巧果。这时,重头戏要开始了——生火烙巧果。相比于今天各式的烤箱,那些年母亲为我们做巧果是极其不易的。无论是用风匣的时候还是用鼓风机的年代,烙巧果时都不能用。烙巧果的火必须要温,所以,都是用枯叶干草做燃料,让草自己燃烧,不能太旺。在这个过程中,母亲一直站在灶火旁,酷暑高温,热是肯定的了。不记得几岁的时候,这烙巧果看火的事便落在我的身上。我拿一个小板凳坐在灶台前,根据母亲的指示认真地添火。锅烧干后,母亲便把生面巧果摆在锅里,然后不停地翻动,一面烙上焦黄之后,便用锅铲和手配合迅速将巧果翻过来,继续烙另一面。等两面都上了色,母亲便将巧果竖在锅里,把巧果的四边都烙一遍。在这过程中,人是不能随意离开灶台的,因为稍不留神,巧果便就糊了……不长时间,屋子里飘满了巧果独有的香甜味道,小小的心便雀跃起来。此时的我坐在灶台前,伸长了脖子,小鼻尖在火光的映照下,已经布满一层细密的汗珠,亮晶晶的,满是期盼。
烤好的巧果被母亲拿出来放在大盆里,而我和妹妹则早就拿起一块中意的巧果品尝起来。其实烙好的巧果经过膨胀,上色,基本上已经面目全非。特别是小的巧果,只能看出个大体的形状。由于在大锅里受热不可能均匀,所以巧果的颜色也是深浅不一,有的地方略有糊意,有的还是白生生的。但是,刚烙好的巧果着实好吃,我和妹妹经常是一口气吃好几块。那些凉透的小巧果被母亲用白线串起来,挂在我和妹妹的脖子上。每每这时,心中自是十分欢喜。
这就是我对于七夕的记忆。我的七夕就藏在那一串串的小巧果里,藏在那一个个做出各式巧果的“卡子”里。此后,随着我和妹妹长大,离开家,巧果早已经不是只出现在七夕里。母亲会经常用烤箱为我们烤棋子块。是的,离开了七夕的巧果,只能叫棋子块。
这些年,网络上出现一个很时髦但深得人们认同的句子:生活需要仪式感,没有仪式感的家庭培养不出幸福的孩子。虽然我的童年物质贫乏,但细想起来,我的精神世界一直是富有的。过生日的时候,母亲会做面条,包包子,中秋时烙月饼,端午节包粽子,每个节日有每个节日的过法,这些东西经过几十年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成为记忆中最宝贵的财富。我的童年虽然少了许多漂亮的衣服、精巧的玩具,但是从来不缺仪式感,从来不缺幸福。所以,直到今天,我仍很愿意回忆我的童年,并把它们变成文字记录下来。所谓的传统,所谓的传承,正因为渗透了爱与责任,才成为我们宝贵人生中最值得珍藏与记忆的东西。
七夕的故事,大概是母亲在做巧果的时候讲给我们听的,故事并不是留在我记忆中最深的东西。相反,母女三人守着灶台做巧果的画面却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历久弥新……年年七夕今又至,唯有小小巧果寄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蓝色长岛网|手机版|

蓝色长岛旅游网 - 长岛旅游 长岛渔家乐 长岛旅游攻略 TEL:15589607058 QQ:1290812623

© 2019 www.cdyou.net 营业执照 鲁ICP备13018536号-9

鲁公网安备 3706340200010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